中國文化產業網>藝術產業>圖片新聞>

圖片新聞

書寫是技藝,書法是技藝之上的藝術表現

2020-01-20    來源:中國藝術報    編輯:黃麗

幾千年來,文字一直是人們交流思想感情不可缺少的主要手段,并作為重要媒介工具用來實現人與人之間的信息溝通。為了便于更好識別和書寫文字,常將字體統一在嚴格規范的書寫原則里,至此形成了千年循習的狀態并一直影響至今。但是在時代更迭所經受的文化洗禮中文字形態并不是一成不變,尤其在先秦兩漢至魏晉時期,各種文化理念不斷涌現,文字書寫的內涵概念及表現形式也隨著文化的遷延,在適應社會的發展中悄然發生著變化,具有時代審美特征的各種書體由此形成,構建著鮮明的時代風貌。那活潑生動富有情感色彩的時代審美,一直影響著歷代文化精英對這些書寫形式的眷顧,并逐漸讓人開始認識到文字書寫是書法藝術形成的基礎,其功能重在運用,而書法是在書寫的基礎上形成的再發展。

為了更加注重書寫品質的引領,更好地展現書寫的藝術表現性,人們有意地逐漸把書寫表現的目的性與實用性分離,將書寫的發展觀逐步移位,向更注重書法藝術品質的方向伸延。同時,由于被賦予了更多的文化要素,書法從書寫對外象的專注邁入對內在精神氣質的品析,其價值取向已演繹成為一種人文精神的風貌展現。從唐宋元明清不同時期的書風中便可以賞析而出——唐代書風尚“法” ,宋代書風尚“意” ,元代書風化古為己,而明清書風卻崇典雅縱逸等,并且在同一時代的書家中又有持不同性格特征的表現出現,都各自反映著本時代書法藝術的特點與文化追求。

由于時代的不均衡發展所帶來不同文化的認識觀,直接影響著各個時代的不同審美與思考,并在不同的社會認同度中,讓書寫與書法的內在含義及表現目的出現了觀念上的差異,造成當今爭論如何把握對藝術性的認可時,難以形成有效明確的衡量標準,在如何堅守傳統與開放新格局的問題探討時,人們又不能排斥掉書寫這一基礎性的運用功能,以致只能以兼顧的方式去求得書寫性與書法美之間的協同發展。

古代書法在經歷了唐宋以晉書為主旨的穩定發展后,到了明清時代,雖然還沿襲著宋元遺風,對書寫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曾以巨大影響力昭揚后世,但卻被動地邁入了一段特殊的書法藝術思想的禁錮期——應時代所需以適應科舉考試制度的嚴肅性,由宮廷歸類推崇出了館閣體。由于官方對館閣體的高度重視,讓館閣體成為了當時的通行字體,由于對字形法度的苛求,將書寫方式推向莊重、方正、華美、一統化的形象品質之中。由于館閣體還帶有便于文字交流的工具性色彩,便更加注重于通用性中的規范化及共性美,并且科舉選秀常以書寫水平的高低去判別書寫者的品行,于是一幅規范的“好”字便成為打開官階的敲門磚和利益獲取的抓手,從而刺激著書者努力將規范的書寫方式提升到極高的水平之上。這一時期也是出“好”字的重要時期,這種“好”就在于將字形的完美化推向極致,在傳統道路上的堅守及對法度的尊重,這一現象至今還被書者效習。館閣體雖然也注重形神韻的完美表現,但那嚴格化一的規定卻限制了人們感情筆觸的表現,讓自我的感情意趣難以呈現而出,讓書寫者自由表現的空間范圍變得狹窄,這種抹殺與壓抑感情個性的書寫方向也引發了歷代不少文人學士的不滿足,由此另辟蹊徑的意愿便出現,促使著具有自由表現色彩的表現空間的擴大成為了可能,一批注重書法藝術情趣的文人書法應運而生。

由于一批近現代文化學者對文人字與自由表現諸體的關注,通過反思,又重新從多樣、自由、富有變化的篆、隸、魏碑及章草、行書的體勢中去尋得富有藝術精神的啟迪,去注重于追求外在形式的開合變化及內在感情的述求,讓藝術個性表現之美得以發揚。其中晚清的康有為最具代表性也是重要鼓動者,在力薦魏碑的百碑百面的同時,便以“以復古為解放”的觀點,在《廣藝舟雙輯》中將館閣體排斥為“書法藝術之外” ,他認為隋唐書帖在后世的反復翻制與抄摹中已變得有相無神,品質盡失,出現萎靡媚俗之氣;而北魏漢碑刻石,少有摹失,經歷千年風霜,風骨猶存,不失為恢復舊統,開拓新路的方向。此論一出,書壇為之一震。在當時的包世臣與康有為等眾多學士文人大力推動下,讓書法表現以“復古便是復本,本就是自得”的認識觀,從新回到可寄托感情的書法多樣性注入之中,讓富有鮮活力的書法表現從沉悶的館閣體中解脫出來,并以蒼樸凝重而又生澀的書風去沖擊著巧媚甜俗、中規中矩的館閣體,重新體現出清新的書風,晚清民初涌現出一大批風格迥異的大書家借此風而活躍于書壇。這時才發現早在魏晉時期,由兩漢源傳而來的各種書體,在啟承糅合過程中不但鑄就了集書法大成的重要時代,也為中國書法藝術步入高峰時期樹立了標桿、奠定了基礎,后來逐漸興起的館閣體也以晉帖唐碑書風為基本原則。以后由于寬松的社會風氣造成觀念的改變,為自由表現諸體之間的互融互補共生發展提供了依據與表現空間。

當每到社會及文化波涌不斷的關鍵結點時,學者們都自然地重新去審讀魏晉書風,這種傳接的過程是一個自覺形成的過程,也是保守的書寫意識與激進的書法開拓的思想爭奪過程,其中不但助推著新學風的呈現,也讓書者在把握個人書寫品格的同時在不斷與文詞、文義相結合中,共同去構筑著文人之書法、文化之書法。正是書法中所具有的這些特征及傳承歷史,使得書法藝術的發展過程也照映出歷史文化的傳承脈絡。

當代書法由于文字運用方式的改變,書寫功能的必要性已大不如前,書寫實用性的降低,造成了在書寫過程中許多字的法度嚴謹性缺失,造成現在很多書家過多地傾注于自由個性的彰顯,以隨意的方式去排斥館閣體中所表現出的嚴肅氣象,同時也忽略了對書寫文脈的傾情觀照,不但丟失了書法品行中的莊重性,也失去了文化修行的耐心與方法。當今時代引導著書家在審美的觸感中更多注重于智慧的表達與情感的探尋,對注重藝術表現形式的推崇成為了當代社會認知的重點,由此也讓書法中的自由表達因素增多。書家在書理上有了更多的自主闡述空間,并讓注重“功夫字”的館閣體遺憾地讓位于喜好“風格字”的自由表現諸體與崇尚書卷氣息的文人字,在此現象的漫延過程中,自然造成了書寫與書法功能之間的差異化拉大。在對書法認識的分化中,部分較激進的書家為了追求表象的新奇感,對“功夫字”不屑一顧,想以“破”的方式去實現“立”的理想化,甚至想打破書法中的規則要求,刻意去嫁接繪畫的造型要素,甚至將設計構成等極富流行色彩的裝飾風拿來為我所用并注入書法之中,造成了書法藝術思想的混亂、書法原則的喪失,在無邊界控制的游戲中造成民間書法在無法度支撐中亂象叢生,從而在文化品質的下沉中混淆了書法藝術的特色性,忽略了書法藝術所傳承的人本主義正是重要的人文精神的資本。

但是,要在書法的道路上走得更好,書家不能忽視館閣體,它雖然在藝術表達上存在不足與局限,甚至部分帶有所謂的“甜俗”之氣和對感情的強制感,但卻曾經也是書法本體的重要發展階段及組成部分,它雖然難以顯現出向藝術化發展的勢態,卻能堅守書寫法度的關口,是文化修行的門徑之一。

書寫是技藝的運用,書法是靠技藝去實現藝術的表現,它們之間是兩種異相的交疊所形成的不同的表現層面,雖然在形式表現效果的看待上形成了一定的差異認識,產生出的不同審美品性也直接影響著不同人群的不同的欣賞習慣,但從書法藝術的本質上去思考,便會更加自信地去注重由文化沉淀而形成的藝術品性。


浙江双色球走势图2